从前在印度和中国之间有一片海岛,其中有个海岛叫萨桑国,国王统率着庞大的军队,宫中婢仆成群.两个王子都是英勇善战的骑士,哥哥山鲁亚尔比弟弟沙宰曼更为勇武.
  山鲁亚尔继承王位后,秉公执政,国库丰盈,庶民安乐,全国一片繁华景象.沙宰曼被封为撒马尔干第的国王.兄弟俩各自管理自己的国家,大公无私,善待百姓.二十年过去,他们一直与百姓同甘苦.共患难,国家不断地繁荣富强起来.
  兄弟俩彼此常挂念,国王山鲁亚尔派宰相到撒马尔干第去迎接沙宰曼.宰相应命而去,一路风尘,来到撒马尔干第,晋见沙宰曼,转达国王的致意,并说国王想念他,期望早些见到他.
  沙宰曼很高兴能去见王兄,叙叙手足亲情,遂命人即刻备好旅行用的帐篷.骆驼.骡马和仆从,任命他的宰相代理国政,便欲动身出发.
  一队人马刚刚启程,沙宰曼突然想到忘记带上礼品了,便亲自转回宫中去选取.他刚一回宫,看到王后与乐师依偎在一起边弹唱,边嬉戏,一副如释重负.尽情玩乐的样子.这情景使他大为震怒,眼前瞬时间变得昏黑一片.他怒不可遏地拔出佩剑来,指着吓得瑟瑟发抖的王后和乐师,斥责道:
  "我前脚离宫,你们后脚就急不可耐地凑到一起鬼混,我要是在哥哥那里住上几日,还不知你们会干出什么邪恶的勾当来呢!"
  说完,他举起佩剑,斩杀了王后和乐师.然后,他匆匆离开王宫,传令继续前行.
  沙宰曼一行跋山涉水,终于到达京城,有人报信,山鲁亚尔率文武百官出城迎接.兄弟相逢,分外亲热,双双进入王宫,促膝谈心.
  沙宰曼兴奋之余,一想到妻子的行为,不禁皱起眉头,怨恨满胸,显得闷闷不乐.不多日,便面容憔悴,身体消瘦下来.山鲁亚尔眼看弟弟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心想,他一定是思念妻室,可又不愿弟弟早日离去,便佯作不当回事儿.后来,他实在不忍心看着弟弟继续消瘦下去,便关切地问道:
  "弟弟,我发现你近来日渐憔悴,我想问问你,为什么如此忧愁?"
  弟弟深深地叹息着说道:"哥哥呀,我只是心里烦闷得很......"沙宰曼欲言又止,不肯将实情全盘托出.
  哥哥出了个主意,说:"那我们到山中打猎去,也好消愁解闷呀."
  弟弟默不作声,只是摇摇头.山鲁亚尔说服不了弟弟,便一人率众官兵到山中打猎去了.
  沙宰曼独自留在宫中,闲来无事,他走到宫殿的拱廊散步,凭窗眺望,只见拱廊对面的御花园里,有二十个宫女和二十个奴仆鱼贯进入花园中,这群人簇拥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王后,缓缓来到喷水池前,她们坐在那里,又吃又喝,边唱边跳,众人嬉戏玩耍,显得十分开心,直到日落,方才敢去.
  沙宰曼看到这种情景,心想:我的遭难比起这种情况,就实在算不得什么了!
  从此,他的愁云消散了,情绪也恢复正常.
  山鲁亚尔打猎归来,看到弟弟变得有说有笑.食欲大振,自然很高兴.便问弟弟:
  "你刚来那些天,满面愁云,唉声叹气,身体消瘦,可是这些日子里,你几乎变成另外一个人了,不仅面带笑容,而且红光满面,两相对比,判若两人.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故,你能告诉我吗?"
  弟弟低头想了想,说:"我满面愁云.身体消瘦的原因,我可以毫无保留地告诉你.只是我如今面带笑容.红光满面的理由,却不便对你说,请你谅解." 
哥哥说:"我不强人所难,你就把能说的先告诉我吧."
  弟弟说:"哥哥呀,当你派宰相去接我的时候,我当即打点好行装,急不可耐地要到你这儿来.刚要出发,我突然想到忘记带上送给你的礼物了,于是,我亲自转身回到宫中去取.不料,当我进入王宫时,却看到我妻子跟乐师混在一起弹唱嬉戏.我一怒之下,拔出佩剑,杀掉这两个坏东西,然后率众启程,一路风尘,赶到你这里.可是这桩事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,心里一直很难过,吃不下,睡不好.这就是我日渐形容憔悴的原因."
  哥哥听得入神,很想知道弟弟为什么后来又变成另外一个人.便问:
  "那么,你又恢复健康,这其中的理由,我也很感兴趣."
  弟弟说:"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如今我面带笑容.满面红光的理由是不便说的."
  哥哥见弟弟一再推辞,反而更急切地想知道其中的秘密,便执意让弟弟说出来.弟弟拗不过哥哥,终于将亲眼所见全盘托出.
  哥哥闻听此言,大为吃惊.他定了定神,对弟弟说:
  "此事不宜就此张扬,待我亲眼看了再说."
  于是,山鲁亚尔下令再备人马,进山打猎.他率领众人行至城外,便命令宿营.他住在帐篷里,吩咐侍从守住帐篷门口,不准任何人进来,自己却悄然转回王宫,躲在弟弟的住房里.他踱到拱廊边,凭窗注视御花园,果然看到王后在宫女.奴仆的簇拥下在花园中嬉戏调笑,直到落日.这一切,与弟弟所说的情景,完全一样.
  山鲁亚尔气昏了头,一时不知所措.他对沙宰曼说:
  "弟弟,宫中发生这种事情,叫咱们有何脸面再当国王呢!不如咱们抛下王国,出去旅行,那样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周游各地,也可以了解一下,人间还有多少人和咱们有着相同的遭遇?如果世上就咱们俩如此,那我们就失去生活的意义了."
  沙宰曼听了哥哥的话,连连称是.于是兄弟二人相约悄悄地从王宫后门溜出去,连续跋涉了几昼夜,来到一片濒临大海的草原上.
  他俩坐在一棵大树下乘凉,以泉水解渴.不一会儿,大海中突然狂风大作,海浪滔天,在白色的浪花中,出现一根黑柱,直伸空中.
  这种奇异的现象,使他俩吓得魂不附体,慌忙爬到一棵大树上躲避.他俩透过树叶,偷偷地观察着海面的变化,只见那根黑柱忽悠一下子变成一个体格粗壮.脑袋硕大.肩膀颇宽的妖魔.那高大的妖魔头顶一个箱子,走出大海,来到沙滩,一直走到山鲁亚尔兄弟藏身的那棵大树下面坐了下来.他打开箱子,从里面取出一个匣子,打开匣子,从里面走出一个无比窈窕美丽的女郎.这女郎面如桃花,春风满面,犹如一轮灿烂的骄阳,使周围洒满辉煌的光泽,所有的花草树木瞬时间都披上了金光.只是女郎的眼中含着泪花,仿佛有说不尽的苦楚藏在心中.
  妖魔将女郎一把搂过来,嬉皮笑脸地对她说:
  "小娘子,我累了,想睡会儿,你可别跑了啊!"
  说着,妖魔倒下去,头枕着女郎的大腿,睡着了.
  女郎深深地叹息着,她一抬头,发现了吓得瑟瑟发抖的山鲁亚尔兄弟俩,便将熟睡中的妖魔的头从自己的大腿上挪到地面上.她一骨碌爬起来,朝树上打手势,示意让他俩快下来.
山鲁亚尔兄弟俩忙说:"别,别,求求你别让我们下来!"
  女郎说:"我厌恶这个妖魔,我要过正常人的生活,你们下来陪陪我吧,我寂寞得要死了!"她见他俩仍不下来,便威胁道:"你们若不听我的,那我只好唤醒妖魔,任他杀死你们!"
  无可奈何,山鲁亚尔兄弟俩只好从树上下来,陪女郎嬉戏了一番.
  女郎从衣袋中掏出一个袋子,从里面取出一长串戒指,共五百七十个.她指着戒指说:
  "你们也许还不知道这些戒指的来历呢,我告诉你们吧,这些戒指的主人,都是我趁妖魔熟睡之际,与我嬉戏过的男人.那么,现在轮到你们送给我戒指了."
  兄弟俩怕女郎唤醒妖魔,加害他们,只好听从女郎的指点,赶忙把手上的戒指脱下来递给她.
  女郎收好戒指,对他俩说:"这个妖魔,原是在我新婚之夜,把我劫来据为己有的.他平时把我藏在匣子里,把匣子装在箱子中,然后用七把锁锁上,放在波涛汹涌的海底下.可是尽管如此,他总有打开锁.将我放出来的时候,我就趁他不注意时去享受生活的乐趣!"
  山鲁亚尔兄弟俩听女郎这么一说,心想:"这个妖魔,有着移山倒海的神通;尽管如此,他也在受女郎的欺骗,而且他所受到的欺骗,比起我们来,真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呀!"
  兄弟俩告别女郎,打道回府.山鲁亚尔愤然杀掉淫荡的王后和那些奸险的宫女和奴仆.
  从此以后,山鲁亚尔对妇女怀有深刻的成见,并对她们厌恶至极,存心要狠狠地报复她们.于是,他每日娶一个女子来过一夜,次日便杀掉,再娶.如此这般,三年过去了,许多女子就这样白白地死去了.全国各地的平民百姓都感到十分恐怖,纷纷带着女儿逃走.可是山鲁亚尔仍不断地命令宰相为他广选美女,供他虐待.杀戮.
  宰相带人四处寻找女子,却只能空手而归.他心怀忧虑,终日愁眉苦脸,不知如何回禀国王.
  宰相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名叫山鲁佐德,小女儿名叫敦亚佐德.山鲁佐德知书识礼,聪明过人,善良温柔;她从小就喜欢读书,大凡历史典籍.民俗礼仪的书籍,她都悉数熟读.因此她熟知古代帝王的传记和各民族的史实,她收藏了数以千计的文学历史书籍.
  这一天,她看到爸爸紧锁愁眉.步履沉重地回到相府,就十分关切地问道:
  "爸爸,您怎么不高兴啦?什么事使你愁眉不展呢?"
  宰相对女儿无话不说,见女儿如此关切地问他,便一五一十地将国王派给他的事说了一遍.
  山鲁佐德仔细地听着,心中感慨万千又愤愤不平.她沉思了一会儿,毅然对宰相说:
  "爸爸,把我嫁给国王好了.我进宫后,兴许会跟国王一直生活下去呢.我决心要牺牲自己,拯救千千万万个无辜的姐妹!"
  宰相说:"孩子啊,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儿,你千万不可去冒这个险啊!"
  山鲁佐德说:"平民百姓家的女孩死的死,逃的逃,在这种人命攸关的情况下,我必须这样做.爸爸,请您送我进宫去吧."
  宰相见山鲁佐德主意已定,无法阻止.改变了,不得已,只好预备送女儿进宫,完成国王交给他的使命.
  临走之前,山鲁佐德对妹妹敦亚佐德说: 
"妹妹,我进宫后,就会打发人来接你.你要记住,当你来到我面前时,对我这样说:'姐姐,请讲个故事给我听,让我们快快乐乐地消遣一夜吧.,那时候,我就趁机给你讲故事.但愿我所讲的故事能救人活命呢."
  宰相将女儿送进王宫里,带到国王面前.国王见了,非常喜欢.可是山鲁佐德见到国王,却流泪不止.国王见此情景,大为不解,便问:
  "你为什么伤心流泪呀?"
  山鲁佐德直言不讳地说:"尊贵的国王,我有个妹妹,正在家中,我希望能和她再见上一面,做最后的话别."
  国王认为这是小事一桩,便派人去宰相家接敦亚佐德进宫,与姐姐见面.敦亚佐德来到宫中,见到姐姐,万分激动地上前拥抱她.姐妹俩坐下来谈心,敦亚佐德说:
  "姐姐,今天晚上,请你给我讲个故事,让我们快快活活地消遣一夜吧."
  山鲁佐德看着国王说:"只要尊贵的国王恩准,我是很愿意讲故事的."
  国王此时心绪烦乱,无法入睡,听到这姐妹俩的谈话,倒引起了他听故事的兴趣,便欣然允诺.
  就这样,在这一千零一夜的第一夜,山鲁佐德开始讲述下面的故事.